闔上眼還不到三個小時,撐著疲累的身體,在凌晨三點,我打開了電視。
兩個小時後,日本隊的夏天結束了,我的眼眶似乎也有點溼溼的。
倒不是因為支持的日本隊沒辦法晉級十六強,
這次日本隊大部分球員的表現我只能用「爛」以及「失望」來形容,
我實在看不到四年前讓我感動並因此開始支持的那支日本隊的一丁點影子,除了門將-川口能活。
對於川口大叔賣命的表現,實在讓我感到不捨與疼惜。
或許大部分台灣人在這次世界盃之前對這名日本門將沒啥印象可言,
上屆世界盃日本隊的正選門將也不是他而是楢崎正剛,許多人認識他似乎是藉著與澳洲之戰的最後那黑暗八分鐘狂掉三分,
以及這場比賽被巴西灌了四分,再加上林大主撥三不五時來的「只要川口還能活,日本隊就不會死」這句名言。
我實在是很討厭主播拿球員名字開玩笑,不過他這句話倒是還蠻中肯的,
若不是川口,我想這三場下來也許日本隊的失球會倍增也不一定。

老實說在這次世界盃前雖然我對已經知道川口能活這名字,但還不算上耳熟能詳或是非常喜愛,
只是斷斷續續的從網路以及電視上獲得他神勇以及搞笑的事蹟,所以還算是蠻欣賞他的
(另外,雖然我不是女的也不想搞斷背山,不過他長得還真的頗帥氣)。
不過從這三場比賽以後,他將成為我最喜歡的球員之一
(這世界上我最欣賞的球員是Figo,不過他現在還正在繼續他的冠軍杯尋求之旅,
希望我下次有機會幫他寫篇慶祝的文章,川口大叔的夏天已經結束了,所以還事先幫他寫篇送別文先)。
若光以成敗來論英雄的話,我想川口可能只能當個狗熊。
帳面上三場就丟七球,而嚴格來算,澳洲攻進的第一球以及巴西攻進的第二球,
都很明顯是他個人的失誤所導致,而這兩球似乎都讓日本隊的士氣一洩千里。
因此在批踢踢上的某些大大(或者其實是鄉民?),把這兩場的戰犯頒給了他。
但這真的能全部怪他嗎?
因為日本隊後衛群的不爭氣,對方一次又一次的轟炸球門,但是我們看到神勇的川口桑還是一次又一次拼命的把球給擋下,
看著他的神情,遠在幾千公里外電視機前的我,也不由得感到振奮
(只不過跟他同在一個場上的日本隊不知道是不是完全沒有被振奮到,表現還是一樣的囧)。
然而獨木難撐大局,有人形容得好,比賽最後的川口桑就像末代武士裡的勝元,
在西化的現代大砲洋槍下,儘管他努力的頑強抵抗,然而留著武士鮮血的他終於還是不得不倒下,臉上流著不甘心的悔恨淚水。
川口桑,請不要再自責了,你做的真的夠了,因為有你,才讓我看到了什麼叫做鬥魂,什麼叫做拼勁。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幾天後我能夠在成田機場接機,獻上一束花給川口桑,親口對他說聲:
「お疲れました!ありかどございました!」

akiyama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